誰是世界的瘟疫?愛滋(AIDS))、非典(SARS)大揭祕!
去年(10)底美?洛杉?、?金山等地?人社?有一??裔眼睛?研(CHES:CHINESE AMERICAN EYE STUDY)。部分?与者卻感到納悶:“??查眼睛,?何要?取我的血?和DNA?”。
???播天天播放的?研是由南加州大?主持、美??家?生研究院和美??家眼科研究所?助,目的在于增?對?裔成人眼睛健康的了解,?而制定?目,?助全美各地?人。5000名50?以上?人?与了此項不限眼睛?包括其他疾病的?研。
期間許多美西城市的?文??都刊登了?似的?告:?求中?或台?人?与一???研究??。?与者?符合的?件是:男性或女性、?自中?或台?、年?在18—55?之?、健康、在美?居住少于5年。?与者可以收到1600—6000美元旅行??与研究相?的??照?。女性必?是停??年或?刀?扎……
「要求不能生育者?与可能是?查与生育有?,而有些?查?要求注明是否与其他人种通婚。」一名?人???此?查感到極不?常,稱來美工作20年第一次看到美?如此?繁地?查?人的身体,特?是血?的?查更?她感到不解。?些?告都是四分之一的版面刊登,基本每天都有,按照?地的?告?价,一天大概至少要2000美元。不?如此,?播?台也?常有??的?告,還宣傳??些??体?了美?政府??人的?心云云。
「?次?查??不小。」她??了?些?查的几?共同特?:第一代移民、?美?5年~20年,除了眼科、?有糖尿病?科、高血??科,?查的范?涉及家族史、既往病史、??史、特?是DNA??。「招募有?人血?、或?中?和台??的第一代移民,但不??查日本人、??人。」她?最近?有一?新?告?查的范?是65?以上的健康的第一代中?人。她?一些接受??的?人作了一番?查,?果??:很多接受??的人都作了DNA??,但?果不?向受?者透露。
她不解的是美?相?法律?定:?生要做什么,必?事前跟客?明白?明和?得客?完全知情的同意,稍有不符,即屬?生的??行?,?受到法律??。但?何??DNA事先?有征求被?查者的意?。看到這些訊息,讓人憂心。那些什麼眼睛等??真的体?了美?政府??人的?心嗎?
怎麼遺漏了日本人跟??人!?与者可以收到1600—6000美元旅行??与研究相?的??照?,這種仁心仁政為何不去普及於5000萬沒有健康保險的廣大美國民眾?卻獨厚百年來一直被排斥的「黃禍」呢!
這些蹊蹺不禁讓人聯想起08年底美??者兼生物?理?者哈?雅特·?盛?于《??种族主?》一?中所揭發美?公共?生部(PHS)自1932年起授?阿拉巴馬州塔斯基吉研究所??一?「塔斯基吉梅毒??」,即「??未?治?的男性黑人梅毒患者的??」。399名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在研究者「?住,?可是你能得到免?治?的最后机?」的誘惑下成?被??的白老鼠而不自知。正如倖存者??斯特·亨登回??,?生?以免?体?、免?治?、免?提供?葬保?等?件,吸引他?加入一?治??划。然而研究人?卻??事?真相,故意不??些梅毒感染者提供任何治?。即使是在1947年青霉素成?對抗梅毒的有效武器后,也?有??与者提供必要的治?。
??原本???期6?月的?划一直?行到1972年。該年7月美?社?者通?一名前公共?生部官?提供的?索,才揭? “塔斯基吉梅毒??”的黑幕,旋即在美?各界、特?是黑人等少?族裔群体中引起?然大波。一?由??、法??家?成的真相?查特?委??于同年成立。而此時已至少有28人直接死於梅毒,大?100人死於梅毒併發症,還有40多名患者的妻子和19名嬰兒感染了梅毒。此后,悲??在不?上演。直到1997年美國政府才向幾名倖存者道歉,承認這是可恥的種族歧視。 
這種利誘隱瞞的鬼魊伎倆是不是要在八十年後故技重施呢???DNA卻沒有事先取得受檢者的同意!這不是假檢查之名行暗取DNA之實嗎?此鬼祟之行讓人不禁連繫起只感染華人的非典(SARS)。
03年的非典(SARS)一直讓人覺得事有蹊蹺,為何感染、死亡者幾乎都是華人或與華人血緣接近的北越人?
一名遭感染的台灣醫師赴日旅遊,在觀光巴士上他坐在日本司機後面,除該司機出現發燒咳嗽現象外,未聞有任何其他日本人遭感染。
另一名被感染的華裔婦女從香港返回加拿大多倫多後發病死亡,遭波及社區大樓的感染者也以華人居多,總計加拿大15位死亡者中只有2位不是華人。
世界?生??的統計?字會說話。截至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确?病人共8437人,中?、香港、澳?、台?和新加坡合?7960例,加上加拿大?人,占全球非典确?病例高達96%以上。世界其余地?合?不足400例。全球非典死亡人??813人,中?、香港、澳?、台?、新加坡合計762人,加算加拿大?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其次無論香港或廣州,其病源地都集中在特定的一、二棟建築物中,而且初期感染性特別強,其後很明顯降下來;同時最初發病者死亡率奇高,後期感染者則較少死亡,這些徵兆都是人為投毒才有的現象。03年4月13日香港大公報就報導俄羅斯醫學科學院院士卡雷辛科夫認為SARS病毒是麻疹
病毒和流行腮腺炎病毒的混合體,在天然環境中不可能發生,只有實驗室才有辦法培養出來,所以斷定SARS是一種生物武器。
中國一位有心人童增先生在2003年10月出了一本《最後一道防線:中國人基因流失憂思錄》,透露了近二十年來美國一些醫療研究機構藉口合作計畫透過抽血取得大量中國人的基因資料。例如美國健康研究院1996年起在安徽安慶進行<中國人氣管感應與肺功能的遺傳因素>之研究,另哈佛大學與美國千年製藥公司也有類似的研究計畫。這些研究往往打著健康檢查的名義透過基層衛生單位誘導民眾進行可疑的抽血,例如住安徽岳西縣大別山區頭陀鎮松山村汪坊組的儲勉齋、胡祥信夫妻和女兒儲召華、儲召霞在1996年11月5日和1997年3月10日在衛生單位「体檢」抽了二次血,「胳膊從一個小洞伸進布廉裡,醫生在布廉後面,看不見。」他們完全不知道抽血是作為美國機構研究「中國某些疾病分子遺傳流行病學研究」之用。
非典爆發高峰期北京一位91歲的老人發病死亡,而經由他直接、間接被感染者達37人,這位老先生恰巧是幾年前一些美國機構進行基因研究的對象。
此外一種類似HIV(愛滋)但又不是HIV的病毒造成的恐愛症(網絡搜尋訊息非常多,英國廣播公司也報導過),它會破壞神經系統、血液系統、消化系統、免疫系統等。死亡率高,存活短,國內已有大面積感染,奇怪的是它只感染有華人血統的黃種人,白種人甚至日本人都相安無事!
非典與恐愛的不尋常,讓人不得不去檢視美國官方的前科,以供後事者鑑。
2004年紐約曼哈頓律師邁克爾·卡洛爾費時七年調閱大量軍方機密檔案和政府解密文件後,出版了一本《257實驗室》《Lab257:The Disturbing Story of the Government's Secret Plum Island Germ Laboratory》,揭發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到本世紀在美國本土先後莫名其妙出現的萊姆關節炎、變異口蹄疫、西尼羅河病毒等怪異疾病均源於該位於紐約的絕密生化實驗室!
又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艾滋病毒突然降臨人間,美國一些官方機構推說是非洲綠猴惹的禍,真的如此嗎?非洲綠猴存在幾萬年了,怎麼這個時候才把病毒傳給人類!
03年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的律師博伊德·格雷維茲(Boyd Graves)經10年調查後,揭露美國政府在1964年到1978年間曾執行一項絕密的“特別病毒計劃”,耗資5.5億美元後最終製造出可怕的艾滋病毒。
他指稱該計劃旨在實施種族滅絕,消滅世界各地的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
為將事實真相呈現於眾,他訴請加州圣迭戈地區法院對危害大眾的“特別病毒計劃”展開調查。呈上法庭的是兩個令人震驚的證據。 
其一是一份“特別病毒生產過程圖解”,詳細地展示了這一能夠完全破壞人的免疫系統的艾滋病病毒的生產流程。 
其二是一張拍攝於1971年的人造病毒的照片。該病毒經分析其內部結構與艾滋病病毒完全吻合。然而,艾滋病病毒被公開發現還是十多年後的事情。
他出席全美“黑色非洲種族滅絕研討會”時對記者表示:「我們認為艾滋病病毒是陰謀的產物,它是被人為地製造出來的。」
其實,世界上一些科學家和組織早就對艾滋病毒有所懷疑,如英國反對活體解剖學會就曾指責「艾滋病是在動物實驗室製造出來的」;前東柏林大學教授希卡爾博士亦聲稱「艾滋病是人為製造的」;蘇聯《真理報》更直接點破「這種人為地製造出免疫缺陷狀態的人類,很可能是美軍開發的」。
佔美國艾滋病感染者近半數的黑人們怎麼想呢?
05年1月26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報導,美國著名智囊機構蘭德公司及俄勒岡大學披露了一項令人震驚的調查結果:
500名受調查的非洲裔美國人中近半認為艾滋病毒是“人為製造”的:超過25%的人相信病毒是政府實驗室研製的,12%的人認為中央情報局製造並傳播艾滋病毒。他們大多認為政府有意放任窮人感染艾滋病然後死去。
可笑的是保外就醫赴美的所謂民運分子王丹在《王丹看美國的人文與自由》一書中寫道:「二十五年了,愛滋病仍然是人類社會的夢魘。」只知稱讚「打擊愛滋病的流行目前已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目標之一」者,可知人類社會的夢魘是誰一手造成的?
非洲綠猴實無辜,美洲白猴是元凶!(小布什)其實美國伸向國外的是髒手,2010年10月2日各媒體就登了一篇華盛頓當局的醜聞:
<美曾用危地馬拉囚犯作性病試驗 奧巴馬就此道歉>    內容稱美國韋爾斯利學院醫學史學家蘇珊·里維爾比梳理已故醫生約翰·卡特勒的資料時發現,美國?生部門於1946至1948年間在危地馬拉的監獄裡展開了一項秘密人體實驗。為研究剛開發出的青黴素對性病的療效,美方研究人員故意唆使數百名危地馬拉囚犯與帶病的妓女發生性關係以便感染淋病或梅毒,病患數不敷實驗用時,就讓研究對象接種性病病毒,總共696名男女染上梅毒或淋病病毒。
  消息經媒體曝光後,奧巴馬隨即致電危地馬拉總統阿爾瓦羅·科洛姆表達歉意并?求得到?恕。??卿希拉里·克林?也就此道歉並表示她?美?政府的?一行?感到羞?,她並且和衛生暨公?服務部長凱瑟琳·西貝利厄斯聯合聲明:「盡管這些事發生在64年前,但這種實驗應受譴責,它得以打?公共健康的名號展開令我們感到憤慨。我們對發生的一切深表遺憾,向受這種可惡研究影響的每個人道歉。」
今年6月2日《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網站登了一篇對曾任里根政府財政部助理部長、《華爾街日報》準主筆的華盛頓喬治城大學戰略和國際研究政治經濟中心教授保羅·克雷格·羅伯茨(Dr. Paul Craig Roberts, former Assistant Secretary US Treasury, Associate Editor Wall Street Journal, Professor of Political Economy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Georgetown University Washington DC.)的訪問稿。
他最後這麼評價自己的國家和人民:
「美國人……幾乎沒有意識到正是因為他們對其他國家人民的破壞,這個世界正越來越多地仇恨美國人。總之,美國人心裡只裝著自己。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無知和無人道已給自己和世界所帶來的許多災難。世界上的很多人,看著這樣一個顯得既愚蠢又無人道的國家,不明白美國人對自己的優秀評價。美國是新保守主義所宣傳的品行高尚的“不可或缺的國家”呢,還是危害世界的一個瘟疫?」
(Roberts: The American people…… have little idea of the world’s growing hatred of Americans for their destruction of other peoples. In short, Americans are full of themselves. They have no idea of the disasters that their ignorance and inhumanity have brought upon themselves and upon the world.Much of the world, looking at a country that appears both stupid and inhumane, wonders at Americans’ fine opinion of themselves. Is America the virtuous “indispensable nation” of neoconservative propaganda, or is America a plague upon the world?)既然美國當局不惜先以梅毒荼毒黑人和危地馬拉人,後又被自己人指控為害人類的萊姆關節炎、變異口蹄疫、西尼羅河病毒與艾滋病毒都是政府實驗室搞出來的,艾滋病甚且已奪去三千多萬條性命,則世界瘟疫的稱號,捨美利堅其誰任之!


 

.
創作者介紹

周sir

ycugwhdtlnv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